qc99范文网

读《乌合之众》有感

发布:2018-10-07 09:24

   读《乌合之众》有感

   凌礼通

  《乌合之众》全名《乌合之众-大众心理学研究》,是由法国著名心理学家古斯塔夫庞勒所著,是在社会心理学领域较有影响的一部著作。在心理学领域,一直是针对个体心理特点研究的著作较多,群体心理较少,似乎很少有人能关注到这一领域。

  庞勒认为,在一个心理群体中,构成这个群体的个人不管是谁,他们的生活方式、职业、性格或智力不管相同还是不同,他们变成了一个群体这个事实,便使他们获得了一种集体心理,这使他们的感情、思想和行为变得与他们单独一人时颇为不同。若不是形成了一个群体,有些念头或感情在个人身上根本就不会产生,或不可能变成行动。就像人体由细胞组成一般,在人体的尺度上已经无法表现其细胞的本征。

  群体在思维能力上,只有简单的判断力,简单的推理能力,普通的品质,无法接受特别复杂的观点,只会接受一些简单暗示,并具有轻信和相互传染的特性。这就导致了群体的冲动、多变和急躁。

  在法国大革命时,仅仅是一份据说某位大使受到侮辱的电报被公之于众,就足以触犯众怒,结果是立刻引起了一场可怕的战争。几年后,关于谅山一次无足轻重的失败的电文,再次激起人们的怒火,由此导致政府立刻垮台。就在同时,英国在远征喀土穆时遭受的一次非常严重的失败,却只在英国引起了轻微的情绪,甚至大臣都未被解职。同一程度事情的不同结果,说明了群体并不能进行如此深刻的思考。

  当一个人犯罪的时候人们会谴责他的罪行,然而混迹在群体之中,这种罪过就会变得无迹可寻,因为群体只能接受一些简单信念、信仰,在群体被煽动的情况下,一群平时温文尔雅的谦谦君子未必比一群刽子手好上多少。

  很多时候,人们与其说相信一件事情的真相不如说是相信自己歪曲性想象所产生的幻觉, 使眼前发生的事情遭到歪曲,真相被与它无关的幻觉所取代

  由于群体的特性,人们往往寄希望于一两次大的变革能影响到体制的改变,建立新的制度。然而事实证明,在民众被严重煽动的情况下,路易十六仅仅因为一些施政上的小事被推上了断头台,而随后来到的热月党人也并没有好上多少,罗伯斯庇尔也很快重蹈覆辙,最后拿破仑当上了皇帝,也并没有改变这一循环,那时候高呼民主自由的人们恐怕早已忘了那是什么定义。

  作者认为,唯一能改变某种根深蒂固的传统只能靠潜移默化的根植一些新的信念,这需要相当长的一段时间。这种做法以当代英国最为成功,英国人从不会因为某个案例而大幅度修改法律,而是在延续传统的基础上做小幅度的调整,事实证明这一做法牢固而可靠。

  事实上任何一个成熟的政体都必须要有少数精英充当“大脑”,这是因为大群体往往没有思维能力,而一定意义上的小团体却能够解决一些问题,这样精英群体的存在控制着整个大群体不会失控,目前来说这是最稳定的办法。所谓的无政府主义,到现在来看,基本上都是失败的。

  援引到当今年代,现在的网络暴民、网络喷子也是这个道理,所谓法不责众,因为凑热闹、求关注诉诸言语暴力,隐藏于群体之中。如最近的泰国沉船新闻,网络上竟然出现很多谴责死难者的声音,个人有希望别人去死的念头,在无意识的群体当中,居然变得毫无罪过,这其实是一种法律上不完善所产生的漏洞,如果没有人加以约束,真的就是言论自由了吗。

  期待一个心理群体具有明辨是非的能力显然不现实,可是即使就个人来说,一时冲动,而失去了基本的判断能力,成为了群体犯罪中的一员,除了稍纵即逝的兴奋感,先不论想要谋求什么或改变什么,至少从过去的经验上看,在初衷这一点上,是肯定得不到的。

  “群体”的“力量”——读《乌合之众》有感

  一撇一捺,即为“人”。

  三人集聚,即为“众”。

  早在远古时期,势单力薄的人类为了抵抗自然界的威胁聚集在一起求得生存,从而形成了社会。反观历史,自古以来,人又都烙上了群居动物的属性,没有人能够脱离社会,因而也便一直延续着以群居的方式生活,形成“群体”。

  有人所以有社会,有社会所以有法治。正是因为人们群居生活中会有不可避免的矛盾发生,因而需要法治来协调。

  我们假设一束光从太阳向地球照来,穿过大气层,那么它能照亮整个地球吗?不能,因为一束光的亮度太过于渺小;我们又假设太阳所有的光都照向地球,那么就能照亮整个地球了吗?答案还是不能,因为即使光亮再强,还是有平行光照不到的那一面。因此,我们研究社会法治,“群体”是很好的切入点。即使从“群体”这个大方向来研究与验证社会法治的优劣是不全面的,但“群体”的力量与影响是不可忽视的。

  为什么说“群体”的“力量”不可忽视?是因为“群体”是社会矛盾发生的集中点抑或是主人翁。那么“群体”所发挥的“力量”就一定是正面的吗?从群众心理学创始人古斯塔夫•勒庞的著作《乌合之众》中,我们或许可以看到“群体”那我们注意不到的一面。

  “数量,即是正义。”

  法治社会里,我们总是无数次强调“民主”的重要性,凡是重要政策都讲究遵循“民意”。何为“民意”?通俗而言,就是大多数民众的意愿。早在先秦时期就有“中和民意,以安四乡”的说法。长久以来,我们一直都秉持着“少数服从多数”的规则,古时候手握皇权的帝王决策时会听取大多数朝臣的进谏,如今人民代表大会制度也规定以少服多的投票政策。然而,数量真的就是正义吗?显然,“群体”总爱把概念弄混淆。

  前两年有个大热的话题——“中国式过马路”,这一行为则充分地印证了我国群众对于“数量即正义”的错误理解。在群众心里:一个人闯红灯,算作违反交通法规,但一群人闯红灯自然不能算违规,因为自古以来法不责众呀!在做自己本身明知是错误的行为时,一个人会心虚、会害怕,然而当与其他人一起做的时候,会不知不觉增大胆量,也会不由自主地把原本错误的事看作是理所当然。

  无独有偶,除了“中国式过马路”,“贪污腐败”问题也是在建国后由于单例行为得不到及时曝光与处理而渐渐发展到从上至下争相模仿,以致形成社会不良风气。数量的增多,带给人们的并不是对于错误的认识,反而是将错误看成一种常态,以此来减轻负罪感,增加安全感。

  “群体只会干两件事——锦上添花或落尽下石。”

  “人”、“从”、“众”,从汉字结构的组成中,我们也可以看出个体与群体之间密不可分的关系。人是群居性动物,每个人都害怕被孤立、被抛弃,当出于群体之中,个体才有一种归属感和安全感,因而所谓的“从众”、“随大流”也都是正常现象。

  勒庞在研究群体的基本特点时,认为群体几乎完全受着无意识动机的支配,其行为主要不是受大脑,而是受脊椎神经的影响。“孤立的个体具有控制自身反应行为的能力,而群体则不具备。”当受到外界的刺激因素时,“群众盲目意识会淹没个体的理性,个体一旦将自己归入该群体,其原本独立的理性就会被群体的无知疯狂所淹没。”虽说书中有些言论过于偏执,但若是结合社会实际细细想来,勒庞所说并非毫无道理。

  2012年的钓鱼岛事件,以飓风速度瞬间燃爆国人的爱国之情,抗日、反日情绪与日俱增。从抵制日货,到上街游行,更甚者也有以“抵制日货,抵抗卖国贼”为名来进行当街砍砸毁坏公民私人财产以及殴打拥有日货的公民等过激行为。

  同是12年的伦敦奥运会,经历过北京奥运会因伤退赛的刘翔在人们的期待中重新出现,但却因脚伤复发忍痛跑了13秒27后退赛,遭到了铺天盖地的谩骂,“懦夫”、“刘跑跑”等侮辱性外号随之而来,一时间“没有为国争光”似乎成了刘翔最大的罪名。但也许网友落井下石地铺天谩骂时,可能早已忘记04年雅典奥运会上中国健儿刘翔代表中国人第一次站在世界大赛的直道上并最终打破记录夺得金牌。那时候,人们是不是也实在疯狂的赞扬着他呢?

  荣耀之事则喜锦上添花,失利之事则惯落井下石。“群体”的表现有时的确太过于现实。

  “影响民众想象力的,并不是事实本身,而是它们发生和引起注意的方式。”

  “这是最好的时代,这是最坏的时代。”我认为在这里引用狄更斯的话来形容我们所处的通讯时代最适合不过。发达的通讯科技,将世界控于股掌之间,真正做到了古人梦寐以求的“不出门而知天下事”。而正是因为如此,每个人仿佛都曝光于闪光灯下,失去了独属于自己的个人隐私与独处空间。生活中的一言一行,也许不经意间就被人记录下来传到四通八达的网络上去成为全民讨论的热点。

  网络的背后,是一双双不同色彩的眼睛,是一颗颗善恶不同的心灵,是一张张言语不一的嘴巴,他们将自己想象成神明,自诩权利去审判这个世界所有的不公与正义。网络的魔力可怕就可怕在它能将人一夜之间捧上天堂,也能在一瞬之际令人摔下地狱。

  去年最热的电影莫过于《战狼Ⅱ》了,其中宣扬的爱国主义情怀也引发了人们内心的共鸣。网络上一片叫好声,所有人都在抒发内心的情感以及对这部电影的喜爱。而偶尔发出的指明这部电影本身拍摄和制作上所出现问题的评论,瞬间就会被冠上“不爱国”的标签而成为全网网民抨击的对象。除了不认同理智批判的评论者,电影的导演吴京也受到了所谓的“道德绑架”。就在《战狼Ⅱ》的票房如日中天时,四川九寨沟发生了地震,网络暴力的矛头一下就指向了为了拍电影将房子都抵押出去的导演吴京,“逼捐”一个亿。

  除了明星,普通人的生活也会遭到网络的威胁,网络暴力、人肉搜索,在网民们痛快地一抒己见时,也许他们并没有看到事情的真相,然而带给当事人的却是无尽的痛苦与折磨。

  “能够感觉到的现象可以比做波浪,是海洋深处我们一无所知的那些乱象在洋面上的表象。”

  勒庞选择从“群体”入手来研究大众心理学,如今,我们也选择从“群体”的角度切入来探究社会的内里。古往今来,由“群体”组成的社会又因为“群体”而产生相应的矛盾,法律就应运而生、延续千年。

  从“法制”到“法治”,这是国家法律体系的巨大进步,也是社会发展的前进号角。由于网络暴力问题越来越严重,国家于2017年6月开始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网络安全法》;由于贪污腐败问题影响甚广,国家颁布了《反贪污贿赂法》;由于“闯红灯”、“酒驾”等违反交通法规的现象普遍,除了交通法规外,国家还于刑法中规定了关于酒驾的相关处罚规定。

  一个社会的根本问题,往往都是通过“群体”间的矛盾而表现出来的,我们只有重视这些洋面上的乱象,及时窥探到海洋深处涌动的暗流,或许才能以法治的手段遏制住社会的不良发展。

  依法治国,以德治国。当今社会,“群体”得到了前所未有的重视,在发挥着重要力量的同时,也不得不让我们重新审视这个社会。我们究竟需要怎样的社会?我们又该怎样协调“群体”关系?面对矛盾法治究竟怎样发挥它的效益?

  《乌合之众》里将“群体”的弊病拿出来细化并放大剖析,因而“群体”也便如同“乌合之众”。时至今日,我们尽管不太认同这种略微带有绝对意义的评判性概念,但依旧希望,依靠不断完善的法治,“群体”能够逐渐成为促进社会发展的燎原之火。

上一篇:读《追风筝的人》有感

下一篇:乌合之众读后感

相关文章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