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c99范文网

乌合之众读书笔记1000字

发布:2018-10-07 09:22

   《乌合之众》读书笔记

  1. 无意识现象在有机体的生活,甚至智力活动中都起着一种决定性的作用,并且无意识是很难被发现的的,即使是最细心的分析家和最敏锐的观察家,也只能窥见一点点无意识动机在人们行为中留下的痕迹。

  人和人在智力上虽然有不同程度的智力差异,但是一个种族的个人却在本能上和情感上非常相似,尤其涉及到宗教,政治,道德,爱情等情感领域时,最杰出的天才也不见得比凡夫俗子高明。因为群体的无意识主导了群体行为,所以说群体当中一群笨人所做的决定未必就比那些专家们差,所以不要盲目的去说专家有理。因为:

  群体数量众多,这会消除个人的责任感

  群体中,每种感情和行动都有极其强大的传染性

  群体中的传染性造成群体极易接受暗示

  2. 群体的冲动会随着外界刺激的变化而不断的变化,群体的野蛮体现在不承认实现愿望途中所出现的各种障碍,但是不同群体的程度会不同。

  群体总是会轻易的被暗示和影响,起初一个小小的暗示就会在群体的椽笔下成为共识,最后被催化成事实。这样群体就没有了判断能力和辨别理性,只剩下极端的轻信和盲从。

  群体的情绪性习惯性的被夸大,并且很容易被那些极端的感情和简单的思想所打动。

  群体经常利用自己的情感将自己的理想和偏执强加给每个个体,从而达到专横的目的。群体从来不会怀有怜悯仁慈之心,但是他们却在骨子里对强权马首是瞻。

  群体的道德在不同的情况下会表现的很不同。我们的道德水平是从原始社会继承来的野蛮和破坏性的本能,在群体的一些情况下会衍变成无恶不作的道德,但是在名誉,光荣和爱或主义作为感召力的时候,又会变成那种勇于献身和不计名利的精神。

  3. 群体的头脑里的观念从稍纵即逝到根深蒂固需要很长的时间,而让群体企业改变甚至放弃这种观点也要花费很长的时间,就譬如我国的婚姻观,在西方婚姻观的冲击下,虽然已经有不少人将婚姻视为个人的事情而非集体的事情,但是大多数完全的接受要很长的时间。

  群体的推理方式非常的简单机械,甚至还有些拙劣,只要把表面上相似的事物提在一起,就会立刻把具体的事物普遍化。

  影响民众想象力的,并不是事实本身,而是他们发生和引起注意的形式。例如某天那个重大事件造成的死亡数事件就会比某年造成的死亡数事件影响力大,因为群众在任何时候都不会关心那些连续不断,甚至习以为常的事件。

  4. 一切宗教或者政治信条的创立者之所以能站住脚,皆因为他成功激起了群众的想入非非的感情,他们使得群众在崇拜和服从中找到自己的幸福,并且为自己的偶像赴汤蹈火。

  群体的意见和信念

  1.两种因素决定着集体的意见和信念:

  间接因素和直接因素

  间接因素是能够让群众接受并忠于某些信念的因素

  直接因素是在经过长期的准备后可以用来说服群众的因素

  间接:

  每个国家及种族都具有其不可被完全替代的特性,无法被其他的群体传播来的东西所取代。

  传统代表着过去的价值观,习惯和感情思想,是历史,环境等因素综合作用一起的产物,她对我们有着巨大的影响,

  不管对社会问题还是生物学问题来说,时间都是最有力的因素之一。

  制度是变革社会弊端的根本措施,而国家的进步又要依靠改变制度和统治来实现,一个制度是需要上百年的时间才得以形成,而你想要改造它,也必须要付出同样的时间。

  教育不是说死记硬背,而是说从视觉,听觉,触觉甚至味觉感知各种细节,产生自己相应或深或浅的认知,默默琢磨,产生新的思路,带着大脑去开始新的组合,改进,创新和发明。

  直接:

  形象,词语和套话,时间留下的这些东西,给人留下根深蒂固的影响。

  经验能够让真理存于群众内心深处最有效的手段,他能够让真理生根发芽,并且让危险性降低到最低最有效的方法。

  群众,no理性

  2. 领袖有好有坏,没有领袖的群体就是一盘散沙。

  让某种观念进入群众头脑最有效的方式之一就是做出简洁有力的断言,不在意任何推理和证据,然而只有那些坚持不变并且不断重复的断言才能产生真正的影响,并且其中群众的传染性也发挥着潜移默化的作用,当然名望在里面也会使得有事半功倍的效果。

  不同群体的分类及其特点

  异质性群体: 匿名群体(街头群体等),具体群体(议会,陪审团等)

  同质性内群体:宗派(政治派,学术派,宗教派)身份团体(军队,僧人,劳动人名等)

  陪审团:一场审判中成功与否,陪审团占着大量的比例,但是我们从之前所讲知道,人在群体中智力会普遍下降,不管陪审团的组成是多优秀的人才,最终的结果和笨人的结果无异。所以我们为什么还要保留陪审团呢?因为如果没有陪审团,那么地方官是唯一一种可以自由行动的执政官,他们有的刚刚毕业,没有任何经验,根据自己的怀疑把人送进监狱,拥有完全的独裁型,这样的话使得审判更加没有正确性。

  本书所说的乌合之众是指在集体环境下人们失去理性,判断力,智力等等的大众,因为群体的暴躁性,传染性,使得个人主义消逝在群体当中,这个和我们平常所认为的集体就是力量,集体产生智慧相违背,所以预防这些的话,我们需要的是在遇到问题的时候,首先把自己最基本的要求,以及不可破的底线梳理好,最好进行记录,之后当问题出现在大众面前的时候,合理的去选择,因为在群体的氛围下,不懂也会变得很懂。我们虽然知道群体的缺点,但是不代表全部的不信任,以上的记录与提醒,可以让自己清醒,并且还是老话,凡事都有两面,就像文中说的,陪审团也许所得出的结论不是正确的,但是说在绝大多数时候限制的专政,民主的选取也许未必得到做好的结果,但是说很大程度上避免了更大的骚动,站在金字塔上的人毕竟少数,把底下的稳住才能使得金字塔屹立不倒。在时间的衍变下,好的坏的都会留下,所谓的乌合之众,也会形成一个稳定的基础,决定民族的变化,支配着机遇的作用。我们也许无法避免潮流的涌动,但是在了解分析后,可以尽多的去避免;但是我们不要忘记无意识现象在智力思维中起着决定性作用,我们怎么能摆脱在这种种族下存在的常年累积的无意识现象呢?怎样避免群体的夸张,暗示,传染呢?又想到了那个问题,读书是为了什么?读书有什么用?也许从这本书的阅读经验可以知道,我们在什么样的生存环境当中,我们如何让自己保持“独立”,我们如何更好的看待这个世界。书说简单也简单,晦涩也晦涩,也许不同的年龄有不同的见解。

 《乌合之众》读书笔记:读《浮生六记》居然看到了相似的观点

  这两天在家闲来无事翻了几页《浮生六记》,读到“浪游记快”这一章时突然看到这段话,简直就是《乌合之众》中观点的古代版:“佃人皆散处如列星,一呼俱集,称业户曰“产主”,唯唯听命,朴诚可爱。而激之非义,则野横过于狼虎;幸一言公平,率然拜服。风雨晦明,恍同太古。”

  其中对散如列星的群众评价为:唯唯听命、朴诚可爱。如同勒庞所讲:“群体对观念要么全盘接受,要么彻底拒绝,产生的情绪只能是狂暴且极端的。”

  在沈复的口中便是:如果你说的公平,那么他们“率然拜服”;如果你说的不对,那么“野横过于狼虎”。

  最终连总结都是一致的:

  勒庞认为:“无意识的动机几乎完全支配着群体的行为,群体在这个方面与原始人极为相像。”

  沈复则更简单:“风雨晦明,恍同太古。”

  勒庞是1894年以后写下的《乌合之众》;沈复是1808年左右写的《浮生六记》,只差了几十年…… 与勒庞不同的是,沈复既不是社会学家也不是心理学家,仅是一介文人,觉悟就这么高了……感叹一下。

  《乌合之众》读后感(二):对比革命与传销的洗脑

  很久以前就特别好奇为何那些肤浅的理论总能够深植人心,然后观察到那些洗脑手段多种多样却大体相似,在狂热的气氛下,革命宗教传销企业文化及社会运动都极其相似,在大量的书籍中,影响比较深刻的有《乌合之众》,一本大众心理研究的典范,码头工人所写的群众运动圣经《狂热分子》,慕容雪村潜入传销内部后所写的《中国,少了一位药》,仅以此文通过对比革命与传销的异同点揭开那些狂热背后不为人所理解的真相。

  【背景】革命与传销都是一小群别有用心的人唆使大众牺牲小我成全大我,有强烈的集体意识,领袖故意夸大其辞,营造出悲惨的现实世界,再宣扬采取极端的手段可以达到一个乌托邦的理想社会,包含一些不切实际的目标,如财富地位平等自由等,用多种手段夸大现实与理想的反差。

  【群体】多数人天生就有从众的习性,《社会性动物》有详细的描述,群体轻信盲目躁动,没有理性和判断力,固执,对某种思想要么全盘接受,要么全盘否定,在革命群体中可以看到他们对改变现状的渴望,有成就感的人会把世界看成一个友好的世界,而失意者则乐于看到世界急促改变,在世界上没有多余的选择的话,逼上梁山也是理所当然,而传销群体中,愚昧横行,自欺欺人,他们对世界并无恶意,但在财富的巨大吸引力及多重洗脑面前,理性的防线逐渐崩溃,没有接受良好的教育及相对糟糕的生活环境是大众为虎作伥的主要因素,轻信固执则是他们所共有的外在表现。纳粹的刽子手在屠杀犹太人时也没有丝毫忏悔,因为他们都认为自己所从事的事业是神圣的,绝对正确的,而强烈的情感因素则是所有群体持久的推动力。

  【领袖】在一个团体中阶级的金字塔形成必然存在,而最高阶的领袖可能来自于底层群体,然而却能够洞悉大众心理,迎合大众口味,用一些特别肤浅的口号标语控制人心,他们营造个人英雄色彩,塑造神圣光环,可以对群众发起激动人心的演说,也可以对高层管理者进行调动,但他们往往会比较专权,也会积极给大众提供一个相对公平的环境来笼络人心。

  【手段】在这里可以看见小部分人奴役大众思想不择手段,他们要求成员绝对忠诚而不鼓励独自思考,不允许有质疑和反对的声音,成员无条件服从,强调纪律,有鲜明的荣辱观,有共同的奋斗目标。《乌合之众》中所描述的断言重复感染是领袖惯用的手段,《狂热分子》中所描述的为了向群体阐述一件事,必须夸大某些事实而又忽略某些事实,强调一个二元论的世界,非黑即白,营造真空环境,封闭消息,再通过演讲中符合大众心理的说辞及夸大其辞的感情渲染而迎得群体的拥护,在革命中可以看见那些振奋人心的演说激起群众狂热的激情,空洞的说辞经不起推理却可以深植人心,象征荣誉的徽章及旗帜都是愚蠢的虚荣心作祟,在传销中随处可见的蛊惑人心中,领袖的力量相对较为薄弱,但严格的等级中互相催眠却发挥着巨大的力量,愚蠢不是天生的,而是互相制造的,他们互相监控,互相揭发,这在历史中也随处可见,从最初的武则天时代的请君入瓮到后来红卫兵的破四旧。

  【乌托邦】在传销中人们永远沉醉在乌托邦的幻想中却遥不可及,当希望的泡沫破碎时产生面对现实后巨大的失望,而革命中历史的车轮一直轮回,如果通过暴力革命成功后的后果,是极权不断被替换,如哈耶克在《通往奴役之路》中所提出的,群众的欣喜若狂过后又需要面对新的秩序的建立,有通往另外一条奴役之路,而乌托邦只是为群体勾勒出的未来永不可及,就如威廉古德温所描述的人们流血漂橹为了自由冲出城堡,而外面的世界却更一无是处。

  《乌合之众》读后感(三):群体是纯感情动物

  上午醒来,躺着,读完Gustave Le Bon的《乌合之众》,之后刷牙洗脸,出来吃午饭,才发现,原来下雨了,很冷很冷~吃过午饭上自习室,补了一觉,在自习室睡觉的感觉永远都是这么好。还好,没流口水

  那是一本完成于一个世纪以前的书,他给了我们不同的看待群体、或者我们称之为“人民群众”的视角。且不评论对错,姑且择其一二作为记录。

  人民群众不是历史的缔造者,但几乎每次社会进步和变革都离不开人民群众。

  从小,我们接受的哲学教育告诉我们,人民群众是历史的创造者,因此,一定会有很多人不认同这样的观点。可是,那些每天起早贪黑种地吃了上顿愁下顿的叔叔大伯阿妈们是如何推进社会文明发展的?Le Bon通过大量历史事件,论述了往往是社会精英发现了新的规律、创造了新的事物、表达了新的观点。然后随着时间的流逝或通过精英阶层的宣传,这些新的事物、观念,被广大人民所接受,并最终植根于人民的大脑中。因此,社会的进步是靠精英推动的,人民群众是社会进步的接受者,当然,有时候,仅靠精英阶层无法推动社会变革,所以,他们就想到了发动广大工农阶级来推动文明的发展。因此,当一个社会岌岌可危的时候,谁获得了人民群众,谁就可以站在新秩序的金字塔顶,群众往往最擅长落井下石的各路招数。

  每一个群体,都是不理性的,甚至是弱智的。

  在18xx年的法国人眼里至少在Le Bon看来,攻占巴士底狱的动乱,并不像我们在历史书上看到的那样是一伟大的革命,太多人在这个革命中失去了生命,太多原本普普通通的市井之士变成了残暴无比的杀手,而,他们原本都是善良的。一个无所事事的屠夫,仅仅是因为好奇随着人流走向巴士底狱。当人们抓住狱长并将他围在中间折磨时,没有人会想过他与一个看守果园的农民大伯没什么两样,没有人会不同意将他处死,如果有人敢说不处死他,那么这个人多半也会挂掉。在反抗中,狱长踢到了一个人。瞬间就有人提议,由这个被踢到的人割断狱长的喉咙,并在瞬间获得所有人的认可。于是,被踢到的人,割下了狱长的头颅。被踢到的人,正是那个好奇的屠夫。而,就算在后来,他也未曾有丝毫悔意,因为他做了一件大家都认为应该做的光荣的事情。不要试图用理性来解释群体的行为,因为,从他们组成群体的那一刻起,个体就已变得极其感性,毫无大脑,彼时的大脑空无一物。有句话,“不要和SB争辩,因为他们会把你拉低到同一水平线,然后用丰富的经验打败你”,呵呵,修改一下,“不要和SB呆在一起,不然你也会变成SB”。群体的智力水平并不取决于其中具有较高智力水平的个体,而取决于水平更低的那一大群人。这个有点像水桶理论啊。那,智力水平都高的人聚在一起,是不是就很理性了?看看各国议会里对骂甚至操起桌椅打架的现象,我们大概就能自己得出结论。所以,加入任何群体都是一种危险的行为。

  对群体性质影响力最大的是种族/种群,制度、艺术等都只不过是群体性质的外在表现,只有长期以来形成的一个种族的潜意识发生变化才会带来本质的社会变化,否则,变革只不过是换一件衣服穿而已。

  种族的意识,是如此的根深蒂固,它的修正和改良是那么的漫长,如同人们对宗教的认识一样,如果将信教的人归类为一个种群,在2000多年前一个木匠成为圣人之后,不管经历过多少场宗教变革,人们依然在信奉着他,核心的内容未曾有任何本质的改变。更要命的是,任何一个人,包括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包括让人敬仰的院士、严谨的科学家,都不能幸免,因为,同样的他/她也处于某个种族之中,他/她的观点必然也带着某个种族的印记,只有那个名字叫做没有人的人可以做到绝对的客观和唯物。因此,只有时间才是最最强大的(正如唯有它可以治愈各种感情创伤一样),唯有时间的流逝带来的一点点积累起来的意识改良的量变,最终引起的质变导致的非暴力变革才是有意义的,也是代价最小的,否则,革命没有任何意义,只不过是推翻现有然后由另外一群人重新再建立起同样秩序的过程,因为,种群对秩序要求的口味并没有变。

  该吃晚饭去了,都6点半了

上一页1 / 2下一页

上一篇:《穆斯林的葬礼》读书笔记3000字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文章

大家都在看